眷村事 黃埔眷村 管理員 Oct 11, 2016

誠正(黃埔)新村是政府遷台後的第一個眷村,也因此許多事件的發展鐫刻著大時代歷史的宿命
這些發生在村裡的大小事,無論是童年記趣;或是青春情事這些觸動心弦的往事,無一不深印在我們腦海。

這篇舊事憶往是一位去國多年遠居西澳的誠正兄長——胡興中大哥所寫,記述了胡伯伯在孫立人將軍麾下新一軍征戰和練兵的過往,在字裡行間可以見到父執輩在他們那個時代一心為國的偉大胸懷,雖然歲月更迭壯志已老但卻見崢崢風骨於眼前,這篇短文也正是誠正新村和二村在那個嚴峻的白色氛圍下佚散的"斷章"往事,現在讓我們一起將這些"斷章"往事一一接續起來!

 

我念念不忘——老爸新一軍的風骨

 

1987年我爸來澳洲看望我們,每天早晨繞著山坡跑到海邊,五、六公里從不間斷,週圍的美麗的農田使他想起家鄉田園甜美不再,所以弟妹集資才買下他選定的六英畝農莊讓他十分窩心!有時老外看他老人家滿身大汗,常常停下車來要送他回家,他總是很髙興的用湖南腔英語說:「山克油偉悅瑪赤!」,自從認識美園他就猛啃英文單字上千,還會拼就是舌頭轉不過來,努力不懈是他一貫作風!閒來就看書習字因為幾十年對于佑老的字體臨模神似頗具心得,讓他這幾十年在台灣的苦悶、悲憤舒解不少!

孫老將軍逐見自由,他也日見開朗!我勸他寫點過去追隨將軍囬憶,以前不想寫,寫了更難過,又有誰敢看?他才沉思、回味,封閉了四、五十年一些往亊,從入稅警總團,813淞滬保衛戰,仁安羌解救英軍,徳惠保衛戰,都是在孫將軍指揮領導以少可以勝敵的光輝戰役!寫下了一些難有的親身經歷記實,先後在自立晚報全版刊載,並收錄在李敖的「孫立人之研究」一書中。

他寫的很真實,因為我知道他天性就誠實,另外也是對孫老總愛謢的恩情懷抱著一份感恩的心!

老爸說:「我是不合格當兵而被派去文書做了一年,再請求又被拒,憤而離開的,是團長派人在車站抓回去要我從學兵幹起的!813淞滬保衞戰被38式步槍擊中胸部我不肯撒,團長命令士兵押出陣地交給李穠擔任後勤,住院療傷時很多部隊都來相邀...」 並以提升連長一職任用試圖來打動老爸,當時各部隊以希求稅警總團幹部為榮,老爸不為所動寧可幹排副也要歸隊。新一軍官兵向心力讓人敬佩!也是經久培育出來的!

仁安羌之戰如不是將軍的親臨指戰坐陣,以當時日軍實力而言是極難勝算的爭戰,張琦營長的身先衝鋒慘烈犧牲讓將士齊心奮而不顧身,官兵生命才得保全轉勝而歸,此戰的壯烈終生難忘!

德惠戰役,我爸中午才從長春趕到德惠接任50師砲兵營長,午後鐵路即被切斷,林彪包圍徳惠城池!

冰天雪地,人地生疏,林彪狡猾,炮火猛烈,老爸爬上水塔才在暴風中察覺到林彪部對在雪地裡掩飾偽裝的白色炮衣被吹開而暴露位置所在,得以全力鎮壓成功,隨後水塔被擊副營長重傷,戰況之悪劣又無後援陷入絶望之境!不久即接獲撤退令,當時老爸在電報中極力反對,突圍撤退對沉重砲兵而言無疑死路一條!遂決心與城共存亡,並留言交代我媽要把孩子帶回老家撫養成人,幸而孫將軍明智,也一向有珍惜官兵生命的理念,在雪地遠程奔襲親臨解圍,得以保全了五十師多少生命無謂的犧牲!

(附註:突圍撤退一令,是當時長春指揮部杜聿明越級下達作戰命令給50師的,孫將軍很不滿意!他強調千萬不可突圍撤退,承諾三日率兵解危。)

我們回到家鄉湖南團圓,決意從此歸隱天倫農耕度日,民國卅七年時局混亂惡化,隨即連續接到將軍兩次電報催老爸盡速來台,並一再提醒德惠之戰林彪豈能放過你砲兵營長?會扒你皮雪恨的!去了台灣我們家才免遭共産鬥爭的苦難。

1955年前後我記得鳯山全街皆是阿兵哥,集訓整軍的大本營有三位指揮官少將職,都姓胡!軍校學生總隊指揮官胡序詮少將(胡岡生爸爸);步校髙級班指揮官胡化民少將;唯有步校學校示範部隊指揮官胡徳華是上校。但實質上是集全國最優秀的兵種連隊由他調用,並給學員生作戰鬥演練示範,可以說全是最精良武裝實力的部隊。當時老爸也配有吉普車使用,但是他每天都是清晨五時騎單車趕去營區,夜黒而歸,盡忠堅守著新一軍責任與榮譽精神,生怕有負長官期待。

 

孫將軍說:胡徳華你知道嗎?雅爾達會議老羅斯福總統錯誤的判斷犧牲了中國,為什麼?人老糊塗了!

 

有天孫將軍在午睡時間來步校視察,我爸去看他,報告完畢,請他多加珍重,提醒外面風聲不好!孫將軍回答:「知道了,你要好好幹知道嗎!又說胡德華你知道老羅斯福在雅爾達錯誤的判斷犧牲了中國,為什麼?人老糊塗了!」當然是指老總統也有不清醒的無奈。我也一直記憶老爸常提此事,以後就再見不到將軍的悲傷!

2002年欣見人間福報報導,居然正如將軍四十七前所提示到現在才發現確證無誤!可見將軍在知人處事、作戰,都有獨道的遠見!正如當初稅警總團是緝私而已,但全體官兵腦子早就牢記訓示時深植的堅定信心——有朝一日自己必是前線殺敵的勇士,813保衞戰士氣之髙昂,戰果之優異堪為全國軍隊表率,這正是孫將軍預期的成果!

孫立人事件在學校時滿天風雨,我也曾經問過老爸:「傳言孫立人謀反,兵諫,依你當時職務擁有十五個優秀實力兵權,以你與老長官情誼有沒有一點暗示性的話提到造反的意圖?」

他很堅定的説:「沒有!一點也沒有過!我們從入伍就只知道盡忠報國,文官不貪財,武官不怕死!看的也是精忠報!孫將軍以身作則的精神帶兵,與其他做官的人是不一樣的,你看他下來多麼清苦,自己被寃屈還是念念不忘部下的安危?謀權不是他的為人之道,保國衛民才是他從軍的理想。再看看這些常敗將軍,指望的是髙官厚祿,在他們手上丟了大陸江山是多麼可恥可悪!」

當然,孫將軍被誣事件一發,馬上指揮權就被解除調職髙參了,那是黃埔體系,政工系統,有所顧慮而採取的手段!那些時日每天開會批鬥,冷嘲熱諷,老爸下班回家,每每在飯桌上流淚。記得老爸解職打包行李回家時(附註:那段恐怖時期如有蛛絲馬跡顯示有所牽連,老爸定然難逃窂獄之災。),傳令兵耿忠孝順便把指揮部辦公室老爸坐的藤椅帶了回家,他點出後説:「那是指揮部的,送回去。」,所以他一再告誡小華為官一定要清廉,專心做事!記得妹妹百日咳見血,媽要我步行一小時去步校靶場找爸回家一趟,他因為責任心重沒有離開,老媽只能哭泣著獨自帶妹妹就醫。

看到電視上今日的將領各個都笑瞇瞇,還有要坐冷氣大巴士搖搖擺擺的少爺兵,心裡好難過!中華民國軍人怎會變成這個模樣了?我當兵時我爸只送我到門口說:「當兵就是服從!知道嗎?」

無視家庭的困境仍堅持弟妹就學,繫手共渡難關,這就是我念念不忘的——老爸的風骨。

 

-----------------------------------------------------------------------------------------------(胡興中  文‧ 曹元禮   整理

 

歡迎鄉親們踴躍投稿,除了緬懷舊事也請給予這個網站您的建議,如有來稿煩請聯繫我們 service@huangpu.tw,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