眷村事 黃埔眷村 管理員 Oct 10, 2016

誠正(黃埔)新村是政府遷台後的第一個眷村,也因此許多事件的發展鐫刻著大時代歷史的宿命…
這些發生在村裡的大小事,無論是童年記趣;或是青春情事…這些觸動心弦的往事,無一不深印在我們腦海。

縣立鳳山中學創校之始                                                                                          

高雄縣立鳳山中學創校的經過,曾經藏著一段鲜為人知的秘辛,因為它的前身即是鳳山鎮黃埔新村的《陸軍子弟中小學——誠正中小學》,受到早期遷台歷史事件——孫立人案的影響而催生,在當時大環境刻意掩沒(或消除)有關孫系人事的氛圍下,歷經許多長輩鍥而不捨、百里奔波,四處尋訪協助才得以在艱困的環境中建校。以下是馮建章先生的尊翁——馮雪痕先生所記述當時的事件始末,現在讀來那時的奔波甘苦猶歷歷在目,也讓我們(尤其是三十幾年次的鄉親)見到那些熱心的長輩默默付出的偉大情懷。

.......................................................................................(引文:曹元禮)

 

縣鳳奔忙   

鳳山黃埔新村,原由孫立人將軍創辦的誠正中小學,校長是孫的妹婿王景佑先生。黃杰將軍接任陸軍總司令,改派章鏡禮先生接任,學校照常維持。迨彭孟缉將軍繼任陸總,認為陸總部沒有義務辦普通小學,飭令停辦,誠正中小學教務主任朱振邦連絡新村較有財力的段班鑫等人,計劃改設為私立景星中學,延請曾任立法院長的劉健群先生擔任董事長,組成董事會,報省教育廳請求備案。

朱振邦住在新村,生活的態度為眷村一班生活在貧困線上的人所不滿。縣議員徐瑞桃原在誠正兼任教員,與朱振邦意念不合,遭朱解聘,乃將朱振邦改設私校意圖,告知住在黃埔二村的朱殿樑上校。當時軍人子弟,就讀誠正,享有優待,改為私立,對於個人權益影響甚大。

民國四十七年七月中旬的清晨,主婦們都到新村菜市場採購,朱殿樑上校在市場吆呼,希望大家到誠正開會,討論誠正中小學改為私立的問題。在前一天晚上,我們已接到這一秘密訊息,當時我家建章就讀省鳳,只有俊章兒在誠小就讀,因為是星期天,我和內人秀貞,也隨著新村鄰舍主婦大眾踏入誠校大門,嘻嘻哈哈,大家都以看熱鬧的心緒,來看待這件很平淡的事情。

出人意外的,誠正學校各教室均緊密關閉,朱殿樑上校大聲招呼,群眾們到操場集合,秩序甫定,突然駛來幾輛憲兵車,和一些警察,如臨大敵般的在操場外圍,設置警戒,在憲警環伺之下,群情激憤,在反對私立的口號下,推選人員,組成家長代表會,計有王國秀、徐瑞桃、朱殿樑、劉立忠、黃雪帆、李冬生、劉鎔、金戎光以及我本人一致通過當選。

當選人員於救國團集會,區分籌募組與工作組,當時王國秀在台北,徐瑞桃正生產做月子,由其先生代表參加。

繼由我主稿,黃雪帆繕寫油印,具文分呈陸總部、省教育廳、高雄縣政府,請求改為縣立鳳山中學。

劉立忠攜帶文件,赴台北面謁彭孟及總司令,欣然同意,將原誠正中學交給高雄縣政府接辦,并派政治部鄭副主任蒞臨鳳山,督導辦理。

這初步的成果,給我們代表會帶來喜訊,但是我們陪同鄭副主任到高雄縣政府會晤陳皆興縣長,陳縣長與教育科長朱樸,堅決否認,無意接辦,其所持理由,當時中學教育,為省教育廳的職權,縣府難以做主。當時情況,幾成僵局,縣府主任秘書杲仲雨,過去在八十九軍顧錫九江君暉下任秘書,和我在蘇北、皖北有數面之緣,經他出面協調,將這困難的問題,推向省教育廳來解決。

民國四十七年七月十九日,誠正中學家長代表會,擴大為高雄縣代表團,由省議員王國秀、縣議員聞雄、主秘杲仲雨、教育科長朱樸、朱殿樑、劉立忠和我七個人,共同組成,聯(連)袂到霧峰省教育廳,劉真廳長下車伊始,就碰到這件棘手事件。

劉真廳長安徽鳳台縣人,在競選立法委員的時候,曾到我的原籍盱眙縣拉過票,他任台北師範大學校長時,曾錄用我的很多老鄉,藉著這點淵源,拉近距離,王國秀省議員更是能說善道,劉廳長在我們這班人的游說吹捧,很爽快的答應,找來承辦科長,卻表示年度沒有經費支應,劉廳長沉吟了一下,最後決定動用教育廳準備金來接辦。

案子似乎很順利完成,我們代表,回到黃埔新村,曾放鞭炮慶祝勝利,可是,王國秀省議員傳來消息,周至柔省主席和彭孟缉總司令碰面晤談,要求陸總部繼續支撥經費一年,才接辦,事件又拖延下來,眼見時光易逝,秋季開學在即,我們幾位代表,重擔在身,朱殿樑、劉立忠、徐瑞桃和我,積極策劃,從縣議會著手,運用各種方法,幾乎以生命作賭注,最後我們承認籌措三十萬經費,縣議會通過十三萬補助款為財源,縣立鳳山中學的名牌,才在原誠正中學的舊址懸掛起來。

在催辦縣鳳逐日奔忙中,關於未來的校長人選,各方多有推薦。省立鳳山中學校長高惠如,過去在台南市任教育科長,我們互相認識。省鳳訓導主任李士崑,曾在山東濟南省議會任職,雖從未謀面,談起濟南保衛戰的慘烈情況,很自然的流露出熱烈情感!幾度傾談,他似乎對於接任這座破爛的學校,不太熱中,我就鼓勵他說:「接辦已具規模的學校,很難有成績表現,惟有接這種爛攤子,才能顯出才能與成果來。」

據我瞭解,李士崑校長,是由當時南部防衛司令官劉安奇的推薦才接任縣立鳳中校長,這是陳皆興縣長親口告訴我的。

在我逐日奔忙煩惱縣鳳事務的時候,內子秀貞時常以諷勸的口吻說:「我們又沒兒子在誠正中學,白忙這種事情幹甚麼?」最後,我的四位兒女,都是縣立鳳中畢業,也可以說是「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了。」

 

........................................................................................(作者:馮雪痕‧文件提供:馮建章

(如有指正或添續篇章,或有本文相關的舊照片可供增色,煩請聯繫我們service@huangpu.tw,謝謝!)